万吨养殖蛙压塘待“判决”:是否禁食将被明确,有蛙农说还抱希望

近日,在广东省台山市,100多名养殖户面对压塘的1万吨泰国虎纹蛙惆怅不已。

上周确立的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制度之下,陆生野生动物被“拉黑”,鱼类等水生野生动物未列入禁食范围,而养殖两栖爬行动物是否被禁食尚未被明确。

有蛙农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仍抱着“疫情后低价售出”的希望,但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并苦恼于存蛙将如何处置。

有专家向南都记者表示,如果关闭养殖两栖爬行动物产业,有必要妥善保存代表性的样本,或用其制作其他非食用产品,减少损失。

养殖蛙滞留塘里,有蛙农让其自生自灭

“现在塘里还有十多万斤的泰国虎纹蛙,天天都在亏本。”台州市的蛙农杨启亮说。

泰国虎纹蛙属于两栖动物。2003年,原国家林业局官网发布的《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》,对54种驯养繁殖技术成熟、可从事经营利用性驯养繁殖和经营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予以公布,虎纹蛙位列名单中第49位两栖纲无尾目蛙科。

2015年底,杨启亮从银行贷款了约90万元建设养蛙基地。彼时,在他的眼中,养蛙还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产业,“身边也很多人在养泰国虎纹蛙”。据悉,从2000年开始,台山市的蛙农就开始专业养殖泰国虎纹蛙子二代品种。

南都记者留意到,在广东连州、重庆等地,养殖两栖爬行动物基地已经成了脱贫项目。

据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报道,2019年1月,重庆隘口镇建立了虎纹蛙养殖示范基地,基地平均每天可发售成品蛙3至4千斤,以当时市场价,基地每日收入可达5万元左右。截至2019年10月,已出售成品虎纹蛙10万余斤,总销售额突破100万元,预计全镇未脱贫户每人可分红700余元。

据杨启亮介绍,其拥有60亩塘,虎纹蛙的年产量能达到120万斤。通常来说,虎纹蛙的市场价在四五元一斤,春节假期等旺季能卖到六七元一斤。

疫情突袭,今年1月底,国家林草局会同市场监管总局、农业农村部先后下发紧急通知和公告,宣布在疫情期间实施最严的野生动物管控措施,全面禁止人工繁殖场所野生动物转运贩卖,禁止一切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。

受此影响,杨启亮养殖的虎纹蛙滞留在塘里。“水产市场都关闭了,没人进货。”杨启亮表示,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也没了,且银行的贷款还有一个月就要到期。

停止销售,除了减少收入,压塘的虎纹蛙也给农户增加了养殖成本。

另一位台山市蛙农陈伟业告诉南都记者,喂食虎纹蛙的饲料每袋在150元左右,虽然自家仅有16亩塘,但在零收入的情形下,也无力支付饲料的钱款。

“如果每天都喂饲料,十几天就会把老本都亏没了。”和陈伟业一样,杨启亮也选择让虎纹蛙“自生自灭”。

两栖动物禁食范围将进一步明确,专家称不能贸然放归野外

2月24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。该《决定》提出全面禁食陆生野生动物,鱼类等水生野生动物则不列入禁食范围。

但养殖两栖爬行动物是否将禁食,尚未明确。

近日,杨启亮、陈伟业和100多名台山市的泰国虎纹蛙养殖农民在一封联名公开信中表示,如今台山市有200多户养蛙专业户,养殖水面积2300亩,目前存塘能上市的成品肉蛙有1万吨。大部分农户为贷款养殖,一旦禁食,将损失惨重。

东北林业大学的徐艳春教授向南都记者表示,从公共卫生安全角度,水产和两栖动物,甚至蛇类、龟鳖、鳄鱼等爬行动物都是变温动物,其病原体生存的环境与恒温动物有所不同,进化方式也不同,除了一些寄生虫外,很少引发疫情,总体上对人类的威胁比较小,因此,全世界都没有禁止野生水产的捕捞和利用,也没有源自两栖类和爬行类的人类疫病风险的预警。单纯考虑公共卫生安全,这些养殖业没有关闭的必要。

但徐艳春也指出,从物种保护的角度来看,这类商业化养殖的动物没有保护价值,更不能贸然放归野外。

2月27日,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表示,关于养殖两栖爬行动物,目前农业农村部正在和国家林草局协商,调整完善相关的目录和配套规定,进一步明确禁食的范围。

徐艳春表示,如果必须关闭这些产业,这部分动物的处理应该做到两点。第一,毕竟是多年驯养而得到的种质资源,具有战略意义,有必要妥善保存代表性的样本;第二,既然不能食用、不能放归,可以用其制作其他非食用产品,减少损失。

杨启亮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只能坐等政策出台再做下一步打算。“如果将养蛙基地改为养殖其他的物产,由于设施要求不同,需要再投入资金,而钱都在养蛙中了。”

“现在还是抱着希望,等疫情过去了,就算价格低点,能卖出去就好。”杨启亮说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封聪颖